第448章 错爱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演艺大厅散场之后,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一点。

并不是每个客人都会坚持到这么晚,所幸演艺大厅是相对独立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否则的话,一定会引起游客们的抗议。毕竟大多数国外游客到这里来旅游,时间安排上都比较紧凑,必须按时作息,如果睡得太晚,第二天早上起不来,就会耽误整个行程了。

范玲卸了妆,收拾一下简单的随身物品,扶着墙壁,慢慢向电梯间走去。刚才跳舞的时候,因为林成铎捣乱,范玲受到惊吓,新欢意乱的,一不小心就崴了脚。足踝处已经有些红肿,每走一步都感到一阵阵的刺痛。

泪水情不自禁地从范玲略显苍白,带着些许病容的脸颊之上流淌下来。

父亲过世已经一年多,家庭破产,范玲逼不得已出来自谋生计也有将近一年时间了,虽然说在金海岸演艺大厅表演钢管舞的收入还算不错,但相比起家庭欠债来,完全只是杯水车薪而已。一年来,范玲拼命的省吃俭用,除了支付母亲的医疗费用和自己最低限度的生活费用之外,薪水就所剩无几了。逼债的人却绝不会怜惜她的,时间一到,必定上门。

日子是很苦,但咬着牙还能坚持下来。

林成铎的骚扰,才是令范玲心中惊惧的根本原因。

这个猥琐的色狼,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这一点,范玲心中有数。

很早以前。林成铎就曾因为偷看家中女仆洗澡而受到家长的重重责罚,若不是看在他过世的父亲跟随范家多年的份上。早就将这个无耻的家伙赶出范府了。

从那以后,林成铎很是老实了一阵子,大伙也就渐渐忘记了他的劣迹。谁知风云突变,最疼爱她的堂哥范乐忽然失踪,另一个堂哥范英上位,成为范家家长。不用几年,就将她父亲,也就是范英叫“三叔”的长辈活活逼死。将她家弄得破产,昔日的千金小姐,一下子就沦落成在准"se qin"场所演出的钢管舞女郎。

林成铎却突然发达了起来,不知用何种手段获得了范英的信任,立马平步青云,成了范府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当众放出风来。说是一定要把范玲搞到手。

尽管林成铎每一次来骚扰,范玲都没给他好脸色,但范玲也知道,这种抵抗肯定会越来越不起作用,终究有一天,“时机成熟”。林成铎会来硬的。

范玲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有黄勇辉!

这个黄家的乖乖小少爷,也很让范玲头痛。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范玲终于慢慢挪到了电梯间,下到地下停车场,向着不远处停放着的一台小助力车走去。这是范玲的“座驾”。脚踝扭伤,范玲还是舍不得掏钱坐出租车。看看能不能勉强骑着小助力车回去。

范玲还没走到助力车前,柱子背后忽然转过一个人出来,将范玲吓了一大跳。

这是个年轻人,大约二十岁出头模样,典型的华人特征,身材瘦弱,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斯文秀气得很,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笑吟吟地向着范玲走来。

等看清了来人,范玲先是拍了拍饱满的胸口,轻轻舒了口气,随即便板下脸来,说道:“黄二少,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过,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么?”

这位斯斯文文的少年,正是落伽城华人首富黄青云的二儿子黄勇辉,华人上层社会有名的“乖乖仔”。打小听话,懂事,不调皮不吵闹,勤奋好学,斯文守礼,世家长辈只要一提到黄家二少,都忍不住要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好”。

范玲和黄勇辉尽管同属华人上层社会的一员,以前都不曾碰过面。谁知前不久,黄勇辉在一个很偶然的场合碰到范玲之后,立即就为她着迷,毫不犹豫地展开了追求。

黄勇辉一直在温室里长大,很书呆子,别看他在公共场合一贯彬彬有礼,应对裕如,对许多真正的人情世故,却并不懂得。范玲年纪和他差不多,然而有了这一年的“风尘历练”,心智上远比黄二少要成熟得多。

如果是在从前,范家还没有发生剧变,她父亲还没有过世,范家三小姐和黄家二少爷之间,倒是非常般配的一对。黄勇辉尽管不是范玲十分喜欢的那种男孩子类型,但也能够接受。

“强强联合”,这是很多海外华人家族用以维系彼此密切关系的一种最常用的手法。

不过现在的情形自然完全不同了。

范玲的家庭已经完全没落,变成了赤贫阶层,还背负着巨额债务,范玲自己也变成了衣着暴露的钢管舞女郎,每晚在金海岸大酒店演艺大厅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男人们表演火辣热舞。这种身份,黄家怎么可能再接受她为二少奶奶?

范玲很清醒,这注定是一个结果没有任何悬念的爱情故事。

既然如此,又何必开始?

“玲玲,我是真心的……”

黄勇辉果然是“乖乖仔”,听范玲这么说,顿时就停住了脚步,捧着鲜花,不敢再往前,一双闪闪发光的眸子却直直地望着范玲,满是真诚,热切。

范玲暗暗叹了口气。

她何尝不知道黄勇辉是真心的?

这孩子的眼神,那么清澈!

没有丝毫的淫邪和狡诈,一眼就能直接看到他的内心深处。

“黄二少,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明知道没有未来,为什么要开始?为什么要彼此伤害?所以,请你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

有那么一刹那,范玲其实已经被他打动了,想要不顾一切地答应下来。

管他去死!

都已经这样了,先爱过再说。

但是下一刻,范玲又马上将这种危险的情绪深深掩埋起来,继续板着脸,毫不客气地说道。但是用词还是起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是“打扰”而不是“骚扰”。

“为什么不可能?我们之间为什么没有未来?是不是因为,你欠了很多债?没关系,我帮你还!”

黄二少有点急眼了,忽然提高了音调,逼仄的地下停车场顿时响起了“嗡嗡”的回声。

范玲就笑了,说道:“你帮我还,你有多少压岁钱?”

黄勇辉目前还在求学,尚未毕业。黄氏集团眼下是由他大哥黄高辉在协助父亲黄青云掌管。

黄勇辉白皙的脸孔一下子涨得通红。

很显然,范玲这句话刺伤他了,这种刚刚成年的男孩,最忌讳别人说他是小孩子还没长大。

“没关系,只要你肯答应我,我马上就会去求我大哥,他最疼爱我了,肯定会帮我们的。最多我把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他好了,这也没关系。我有手有脚,将来凭自己的努力,也能养活我们,养活一家人。”

黄勇辉大声说道,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胸膛。

范玲冷笑着说道:“不可能。黄二少,你太幼……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黄大少可不是你,他绝不会同意你这么胡闹的。你是黄家的少爷,理所当然要娶一个名门闺秀。将来黄家的家产,有你一半。他怎么可能同意我们的事?你知不知道,现在你们黄家和范家正在打仗?你爸爸和你大哥,都恨死我们范家的人了……”

范英一门心思要压过黄家,成为落伽城华人新首富。自从他出掌范家之后,就一直在和黄家明争暗斗,最近两大家族更是直接撕破脸,争斗由暗处转移到明处。

在这种关键时刻,黄勇辉忽然跑回家跟大哥说,自己要娶一个范家的姑娘为妻,而且是和范英血缘关系很近的堂妹,黄高辉只怕直接就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黄家两兄弟,是出了名的两个极端。

二弟黄勇辉温良恭俭让,是典型的“圣人门徒”;大哥黄高辉的性格却极其坚毅,不但完全继承了黄青云在商业上的精明,杀伐决断,犹有过之,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一样,你跟范英完全不一样,这谁都知道的,你也是受害者……”黄勇辉立马叫道:“你放心,我大哥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向他解释清楚,他一定会理解我们的。”

黄勇辉口口声声只提到他大哥,却不提他父亲黄青云,却不知是何种原因。

范玲苦笑一声,说道:“黄二少,你太天真了,你是这么想,那是因为你喜欢我。但是你们黄家的其他所有人,都不会这么想的。我一天是范英的堂妹,就永远都是他的堂妹。这种关系,任谁都改变不了。”

眼见黄勇辉还要开口,范玲一抬手止住了他,说道:“对不起,黄二少,太晚了,我要回家了,还要给我妈妈熬药。”

说着,范玲便抬起右腿,想要跨过助力车,不料足踝处一阵剧痛传来,范玲“哎呀”一声,就摔倒在地,助力车也倒向一边。

“玲玲,你怎么样?你不要紧吧?”

黄勇辉大吃一惊,连忙将手里的鲜花放到一边,手忙脚乱地上前来,双手抱着范玲往期拉。

“哟,这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两位这是干嘛呢?上演活春宫啊……”

便在此时,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很突兀地响了起来,还伴随着“啪啪”的鼓掌声,在低矮的地下停车场内,回声阵阵,听起来特别瘆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