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是人是鬼?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此刻冒出来的这个讨厌家伙,自然就是林成铎了。

也不知他是不是一直就躲在附近,还是适逢其会,总之他就这样很突兀地冒了出来。而且冒出来的不止他一个,还有三四名跟班,一个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长相丑陋,带着明显的本地土著特征。却似乎不是先前跟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了。

林成铎尽管已经成为范府的总管,毕竟根基尚且,兼而他长相本就丑陋猥琐,多数华人,哪怕以前和他一样地位低下的仆人,都不愿意“追随骥尾”。林总管的小弟,就只能在本地土著之中挑选了。这些本地土著,倒是不会嫌弃林总管长得难看,反正他们更难看,大哥不说二哥。

黄勇辉和范玲猝不及防,都大吃一惊,黄勇辉更是张开双手,拦在范玲身前,死死盯住嬉皮笑脸走过来的林成铎和几名土著跟班,紧张地问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在他眼里,土著人都是没文化的野蛮人,可怕得很。林成铎和土著人长得极其相似,黄勇辉直接将他也当成了土著人。

林成铎尽管生得猥琐不入目,脑袋瓜子转得可是不慢,立即就察觉到黄勇辉“误会”了,顿时大为不忿。想他林总管,费了多少心思,才终于爬到今天的“高位”,焉能再被人认为是土著人?

“哈哈,原来是黄二少,你好啊。我叫林成铎,是范英先生的生活助理。”

说的乃是汉语。以此来表明自己华人的身份。

“生活助理?”

黄勇辉不由一愣,似乎有点搞不明白这是何种头衔。

“以前是家里的‘花王’。现在在府里管些杂事。”

范玲随即很简单地给黄勇辉做了解释,语气之间,满是厌恶,带着明显的不屑。

黄勇辉倒是没有瞧不起下人,反倒暗暗松了口气,既然是范府的人,说明彼此都是认识的,开始还以为是碰到了打劫的。可就有点麻烦了。当下客客气气地对林成铎说道:“林先生,你好。”

“我不好!”

林成铎也是直截了当动说道。

黄勇辉顿时被噎住了,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这家伙不按规矩出牌啊。

林成铎伸手一指范玲,冷笑着说道:“黄二少,你在这里纠缠我女朋友做什么?”

“女朋友?谁是你女朋友?”

黄勇辉莫名其妙。

范玲再也没想到,林成铎会这样无耻,居然直接以她的男朋友自居。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能颠倒黑白的人,气得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黄二少,我警告你啊,别以为家里有钱。就能欺男霸女,胡作非为。范玲是我女朋友,范英先生亲口许给我的。你要是识相一点的话,感激滚蛋,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林成铎变了脸色,恶狠狠地说道。

若是搁在以前。就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着黄家的二少这样说话。尽管他是范府的人,黄家要捏死他,也如同捏死个蚂蚁一般容易。范府绝不会为了他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下人,去和黄家翻脸。落伽城华人四大家族,表面上还是团结一致,同进同退的。

现在当然不一样了。

目前的林成铎,可不再是“花王”,而是范府的总管。特别要紧的是,范家和黄家已经撕破脸,全面开战了,林成铎自然不再害怕黄家的人,尤其不会害怕这个傻乎乎的书呆子黄勇辉。如果今晚上在这里将黄家二少狠狠收拾一顿,说不定范先生知道之后,还会大大有赏。

“林成铎,你胡说八道!谁是你女朋友?你真不要脸……”

范玲终于回过神,扯着脖子尖叫起来,整个地下停车场都回荡着她愤怒的吼声。

多年的良好家教,早就让范玲养成了很好的习惯,平时绝对不会在室外场合这样尖声大叫,有失淑女身份。这下子实在是被林成铎气蒙了。林成铎朝她身上泼别的脏水也就罢了,范玲尽可以不理睬他。关键他当着黄勇辉的面,说自己是他女朋友,简直是岂有此理。

看到林成铎那张黝黑的脸,外翻的焦黄牙齿,范玲只觉得一阵阵的反胃,恶心。

到底要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忍受这张脸,忍受这嘴牙?

就在旁边不远处的一台车里,萧凡,姬轻纱,范乐正目睹这一切,姬轻纱微笑着对范乐说道:“范乐,你妹妹喜欢黄勇辉。”

“嗯?”

范乐双眉轻轻一扬,似乎有点不理解姬轻纱何以做出如此笃定的判断。

对男女之事,范乐的经验较之萧真人也丰富不了多少。

姬轻纱笑着答道:“凭直觉。她要是不在乎黄勇辉,就不会这样生气。”

那边厢,自然谁也没有注意,不远处还有人一直在注视着他们,林成铎这时已经完全变脸,贪婪地盯着范玲娇俏的容颜和丰满妖娆的身段,咽了一口口水,恶狠狠地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女人,明明是我的女朋友,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幽会。马上跟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不要脸!你无耻!你放……放屁!”

范玲一气之下,粗话冲口而出。

“林先生,话不能乱讲。说范小姐是你的女朋友,有谁给你作证?”

黄勇辉固然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人却极其聪明,过了最初的混乱期,马上就回过神来,林成铎这不是胡搅蛮缠,完全就是故意的,想要以这样的借口强行抢走范玲。

黄勇辉绝不相信,范玲会不喜欢他反而喜欢这样一个丑陋猥琐不堪入目的家伙。

“妈的,老子说她是她就是!”

“滚!”

“妈的小白脸,不要给脸不要脸。信不信老子把你打成猪头?”

显然,林成铎的耐心已经耗尽,再也不愿意在这里兜圈子,直接冲着黄勇辉嚷嚷起来,狰狞面貌暴露无遗。

“给老子上,把这女人押回去!”

林成铎冲着身边的几个土著跟班一声大吼,当然,说的是本地土著语言。

黄勇辉和范玲久居落伽城,对本地土著的常用语,也能听得明白,范玲不由得脸色大变,猛地伸手拉住了黄勇辉的胳膊,急急说道:“黄二少,我不是他的女朋友,他胡说八道的……”

范玲心里有数,今晚只要被林成铎等人抢走,后果当真会不堪设想。尽管双方众寡悬殊,黄勇辉又是个有名的“乖乖仔”,书呆子,明显不是这几个如狼似虎的土著人对手。可是自己脚踝扭伤,连跑都跑不快,当此之时,也只有这个书呆子可以依赖了。

“我知道,我会保护你,绝不会让他们把你带走,你放心好了……喂,你们别过来,我报警了……哎呀,你们干什么,哎呀……”

可怜黄家二少,楞充英雄好汉还不到一秒钟,就被一拥而上的几个土著人按倒在地,乱拳猛捶而下,黄家二少打从出生到现在,何曾经历过这种情形,自然是半分还手之力都没有。

范玲一声尖叫,也不知打哪来的力气,猛地将几个土著人都推开,扑在黄勇辉身上,以自己的身子护住了他。随即,范玲只觉得头皮一紧,却原来被林成铎一把揪住了长长的头发,猛地拉了起来。

“臭"biao zi",给脸不要脸,真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三小姐啊?我呸!今晚上老子就要干了你,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林成铎死死揪住范玲的头发,居高临下地盯住了她,咬牙切齿地低吼道,原本就丑陋猥琐的黑脸,扭曲成了卡通面具的模样,双眼被"se yu"烧得通红通红。

“呸!”

范玲一口吐沫喷他一脸。

“臭"biao zi",让你傲气,老子让你傲气,打不死你……”

林成铎勃然大怒,揪住范玲的头发,将她脑袋就往黄勇辉的身上去撞。

“住手!”

一声暴怒的大喝猛地传来。

不远处的车门打开,范乐一跃而下,愤怒不已地盯住了这边,眼睛也是血红血红的,像是随时都会喷射出烈火,将这群家伙烤焦。

“二哥……”

本已晕头涨脑的范玲,忽然脱口而出。

对这个声音,她实在太熟悉了,就算再过几十年,也绝不会忘记。

姬轻纱给范乐改变了容貌,却没有改变他的声音。实在范乐本来就是那种极度沉默寡言的人,而且承诺绝不会去找范英的麻烦。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会有范玲这么一出。

可惜这时候,再想阻止范乐,明显已经变得不可能。

“少爷……”

不但范玲入耳便听出了范乐的声音,林成铎也一样听了出来,不由得大惊失色,瞪大一双眼睛,惊恐万状地望向这边,一下子变成了泥塑木雕。

范乐沉着脸,一步一步向着林成铎走过去。

不,不是说,少爷早就死了吗?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难道是,是鬼?

在南洋,鬼不是迷信,甚至也不是传说,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某种“生物”。

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出一些与“鬼”有关的故事。

林成铎开始哆嗦起来,就好像寒风中的寒候鸟,抖成了一张落叶。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滚而下,淌成了一条小河。

下一篇: 上一篇: